首页 山东站山东资讯正文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1张

  成长,很漫长,有时却在瞬间。在抗疫前线,闪耀着一批80后、90后的身影。在家长眼里,他们是一群任性的孩子,但是离开父母的视线,他们个个英勇顽强。在湖北黄冈和武汉抗疫前线,我们见识了几位——

  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2张

  记者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重症病房采访。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3张

  男护士也温情 90后郑祥锋看到有人帮他洗了衣服,突然就想起妈妈,眼睛湿润了。他马上留言:“谢谢你,未曾谋面的黄冈大姐……”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4张

  男护士也温情 80后张家栋是ICU男护士,他仿照“南丁格尔”给自己起了个微信昵称“ICU男丁格尔”。他在微信中说“比病毒传播更快的是爱”。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5张

  抗疫前线的天使们,查子慧、王虹、王小清、李丹丹……

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6张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7张山东医疗队:80后成熟了,90后长大了 山东资讯 第8张

  周末人物·中国新闻名专栏沂蒙颂

  “妈妈问我,能不能不去?

  我说,不能”

  日照小伙郑祥锋1992年出生。他的一个决定把年夜饭给搅了。年三十傍晚7点,他第一个报名驰援武汉,回家犹豫了一会儿,忍不住跟父母说了。父母欢欢喜喜地正上着菜呢,听儿子一说,都愣住了。

  “我低着头吃饭,也不看他俩,躲避着他俩的目光。”郑祥锋说,“我爸爸和妈妈都给我夹菜,俩人不吃,往我碗里夹。”低头吃完,小郑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。

  来到黄冈,小郑在日记里这样说:“一个人偷偷去睡觉。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去安慰他们,我知道他们这一辈人的表达方式,他们嘴上说是支持,可那言不由衷的表情早就把他们出卖了。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写着的全是担忧和牵挂。”

  初一早晨,父母也没喊他,他睡了个懒觉。

  中午,出发的通知来了。临别时,小郑看出了父母的不舍。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,倔强了一辈子的男人,此刻却眼中含泪,语颤手抖,说了一句“在外面好好吃饭”,便转过身去。妈妈说:“孩子,不好过的日子咬咬牙就过去了。”

  小郑坐在车里,头也不敢回,生怕爸妈看到他的泪眼。他妈却先哭了。

  “我爸爸妈妈都是农民,爸爸身体不好,妈妈给茶厂打工。”如今已经是山东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的小郑说。他是来自日照市结核病防治所的一名护士,山东医专毕业生。

  几乎同时,1993年出生的聊城美女李丹丹,下了夜班,报名援助武汉。她一直就没跟父母说。“我妈在外面听别人说了,哭着回了家。妈妈问我,能不能不去?我说,不能!”

  1990年出生的薛香香通知家人时,有点儿轻松。她在家庭群里发了个红包,留言是:“我要去武汉了!”

  家人都以为她在开玩笑。一起过年,团团圆圆的气氛不好打破。先给老公放风,然后是父母、公婆,说了一大堆必须去的理由,双方老人闷闷不乐。

  薛香香的亲戚们在电视上看到第一批医疗队出征仪式上,一扫而过的镜头里,隐约是薛香香的身影。他们纷纷发微信确认。薛香香统一回复:“我就是换了个地方干而已。”

  3月12日晚,下了夜班的薛香香对我们说:“独立出来都能干点大人能干的事儿,这些潜在的能量,可能在家长面前无法显露。我们在家人面前,流露的永远是最淘气最软弱的最不靠谱的那一面。其实90后都长大了。”

  95后小伙胡超超来自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,是第十批队员。2月12日下午傍晚,他收到医院的通知,2月13日出发到黄冈。“我爸妈都是农民,听我说要来,也是担心。我说医院能选上你儿子,说明信任你儿子,再说,我还是党员呢。”

  “我是男护士啊,我先上”

  80后的张家栋,可以在队友、1991年出生的徐勤勇面前摆摆“老资格”。2016年,作为学生的徐勤勇到滨州医学院实习,就在张家栋所在的重症医学科,那时他是副护士长。严格说来,张家栋是徐勤勇的老师。张家栋笑着说:“现在我们是队友。”

  1月28日晚11点,一辆救护车载着确诊病例驶入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,停在了患者通道门口。接应的山东医疗队医护人员随即将病人缓缓推入病房,接应的医护人员中就有张家栋。在有着黄冈“小汤山”之称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紧急启用的不眠之夜,张家栋至今记得每一个细节。

  张家栋说:“在来湖北的飞机上,我就抓紧用手机看抢救流程,来到黄冈,又一遍一遍练习穿防护服。1月28日下午开始准备,早早穿上防护服,等着,我是男护士啊,我先上!

  晚上11点,我们下去接病人,刚开始也没有感觉,救护车一到,车门一打开,先下来几个穿防护服的人,我一下子紧张起来,知道遭遇战开始了,我抬着担架,握了一下老人的手,送上去,到最后护目镜的凹槽里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。一直干到凌晨两点半,我接收了26个病人,等我回到宾馆,已经凌晨4点半了。”

  张家栋是ICU男护士,他仿照“南丁格尔”给自己起了个微信昵称“ICU男丁格尔”。“比病毒传播更快的是爱,比病毒更顽强的是我们,比病毒更团结的是中国。”张家栋在自己的微信里说。

  张家栋的“徒弟”徐勤勇是研究生,也是男护士。老家临沂,现在在青岛市市立医院,去年才正式入职。给他印象最深的是,出发时,好多老大夫老护士长都在车门外抹眼泪,他突然感觉是要上战场了。

  徐勤勇说:“来的路上,吃的是我们医院的包子,从来没觉得这么好吃,情绪很激动,没打算告诉父母,可是青岛发现感染病例,他们来电话问,说了四十分钟,一直回避,最后说了。我跟他们说,总归有人要上吧。”

  张家栋说:“在飞机上,是我吃过的最香也最难忘的一顿饺子。下飞机时,机场的地勤人员给我们致敬,一刹那突然觉得嗓子哽咽。”

  80后的唠叨与从容

  京剧中,演员经常以鞭代马,扬起鞭子,表示飞奔,眼前无马,但心中有马。山东医疗队院感防控组副组长、青岛市市立医院感染管理科主管技师王虹说,培养每个人的行为习惯,也就跟唱京剧一样,必须做到“眼前无门,心中有门”,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保护了自己,才能抢救病人,帮助别人。

  王虹这个80后,在好多人眼里,是个特别爱唠叨的人。她笑着说:“是个‘恶人’角色。”

  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的山东医疗队队员主要来自重症医学、呼吸、感染三个专业,之前缺乏传染病的防护实战经验,有些队员甚至没有接触过防护服的穿与脱。

  “我们就一点点地培训,就跟教幼儿园的孩子一样,有的防护服沾地了,他就问,沾地行吗?你不回答,他就等着你指教,大老爷们儿一下子变成了婴儿。所有医生,都是反复实战演练,经严格考核合格后上岗。”王虹说,

  防护服一开始穿时有的都需要半个小时,等习惯了几分钟就搞定,每天进病房前,所有人都先按规范穿上防护服,由专人进行检查,每个缝隙、接口处都要检查。

  而从病房出来脱防护服时,风险性最大,一开始王虹把步骤贴在墙上,护士出来说,看不见,因为护目镜被雾气罩住了。“我就给他们大声喊口令,一件脱了,手消毒,再脱一件,手消毒,再脱一件……那两天喊得我嗓子都哑了。”

  王虹介绍,一位男护士穿着防护服刚进病房(污染区),因护目镜不适,转身退回缓冲间,被护士长发现后“疯狂地拍打防护玻璃”,硬把他叫了回去,因为尽管他没接触任何物品,但已在污染区暴露。“护士长知道严重性。”

  “院感防控是‘100-1=0’的事,不存在其他结果。比如穿脱防护服时,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:扶一扶眼镜,扯一下口罩,甚至摸一下手机、揉眼睛、抠鼻子等小动作,都可能会前功尽弃。”王虹说。

  王虹对院感防控琐碎的细节,反复讲、天天讲,婆婆妈妈,目的就是要改变人的习惯,让队员们形成习惯性自觉,在工作生活中不自觉地运用,每个人安全了,大家都安全。

  郑祥锋第一次进病房,穿了六层脚套,忙活起来,一层一层不跟脚,往下掉。手套戴了三副。扎针看不见,护目镜上雾气蒙蒙,一下子扎到自己手上,他吓坏了。赶紧检查,还好,扎到第二层手套上,要扎着自己,就感染了。“由于条件限制,病区存在较高的感染风险。大家最担心的就是脱防护服,主要原因是需要和重症共用一个缓冲间,每次脱防护服的人数太多,不能进行统一消杀清洗,出缓冲间也不能第一时间进行淋浴更换衣服。心理压力特别大,每次都特别小心,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。”小郑笑着说,“说不害怕,是假的。”

  咽部拭子细菌培养或病毒核酸检测,是临床常用病原学诊断方法之一,也是确诊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据。80后李道卫是山东省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、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省立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。他说,正常情况下,取咽拭子对于临床工作人员来说并不复杂。但是穿上防护服,戴上护目镜,整个过程就变得困难多了。因为视野受限,需要站在患者正对面,用压舌板让患者口腔完全打开,准确找到腭弓、咽及扁桃体的位置,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,确保取样精准。采集过程中,患者极易咳嗽、打喷嚏,体内的飞沫喷发而出,医护人员的暴露风险很大,但李道卫不为所惧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仅2月10日下午就一口气完成十位患者咽拭子的采集。完成后,小李的护目镜已满是水雾,后背全都被汗湿透了。

  当时突然就想起妈妈,

  眼睛湿润了

  郑祥锋刚来黄冈,没过几天,由于水土不服、工作强度骤然增大,牙龈肿大、发烧、不能进食,不到五天体重骤减6公斤。他不敢跟家里人视频,怕他们的担心。小郑在微信圈里说:“可是来自我们山东医疗队这个大家庭的关怀和家一样温暖。贾院长亲自为我诊治,让我安心。许丽老师为了让我更好地休息帮我上大夜班,还有帮我打针的潘老师、小徐同学、给我送药的董老师。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关心我。和我一起奋斗的林老师,只有一个班没见到你,就那么想见到你,我要快点好起来。和你一起战斗……”

  一忙起来,啥都忘了。2月14日值班回来,回到酒店,他奇怪,放在脸盆里的衣服,咋洗干净了。房间里有个纸条:“你好,请不要怪我自作主张把你的衣服洗了。”落款是:“每天做卫生的大姐。”

  看到纸条,他当时突然就想起妈妈,想起妈妈给洗衣服,眼睛湿润了。把眼泪抹了,他马上留言:“谢谢你,未曾谋面的黄冈大姐,下班回来看到你的字条特别感动,你丝毫不介意我这从病区工作的医务人员,我又哪里会怪你帮我洗衣服呢,只有感谢和感动。”他忍不住把纸条发到朋友圈,点赞的不少。

  李丹丹的妈妈和妹妹在电视上看到了李丹丹吃草莓的镜头,让远在聊城的母女俩欢呼。李丹丹的父亲出来晚了,没看上,第二天早晨起来看重播。

  电话的这头和那头

  80后的查子慧是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长,在湖北度过了4年的大学生活。1月24日,得知山东援助湖北医疗队召集,她立马报了名,并于25日夜间随队来到黄冈,全身心投入到抗击疫情的战斗中。

  有一天,查子慧护理一位重症病人,四十多岁,经过紧急抢救无效死亡。她电话通知家属,家属很不冷静,执意要见最后一面,她说你不能见,家属疯了一样要闯病房,她就在电话里劝说,为了安全,绝对不能见,咋说也不行。最后她猛然断喝一声,咋?!你和孩子怎么办?一下把女家属镇住了,开始哭,查子慧不敢挂电话,怕她出事,陪着她在电话这头哭,两个未曾谋面的女人在电话的两头,一直哭了20多分钟,才平静了。

  人心都是肉长的,这就是查子慧,侠骨柔肠。

  临出发前,5岁多的儿子感冒尚未痊愈,查子慧告诉他:“妈妈要去‘杀怪兽’,要离开家很长一段时间……”儿子立马冲她竖起大拇指:“妈妈你太棒啦!你把怪兽‘杀’完就可以回来啦!”也许在小朋友的想象中,妈妈的工作就像动画片里消灭怪兽一样简单,妈妈也像超人一样强大。

  “工作的时候不会去想孩子,下了班也尽量不看他的照片,更不敢跟他视频……”查子慧跟我们说着,泪水已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。

  在黄冈的这些日子里,查子慧兼管院感防控,配制高浓度消毒剂时挥发出的化学气体,常常呛得她剧烈咳嗽喘不过气来,连续多日的干咳,让她晚上都很难睡个安稳觉。

  2月8日,元宵节,查子慧都没感觉。她排的是总值班,负责处理医嘱及病房里的各种事务,早上7:00从驻地乘班车出门,处理了两个复杂重症病例,一直忙到18:00下班,连中午饭也没顾上吃。

  回到驻地,20:30才跟家里视频报平安,她这才想起这天是元宵节。没想到儿子拿过手机不说话,也不让挂断,只让妈妈陪着“看电视”,母子二人在手机屏的晃动中“观看”了40多分钟的元宵节晚会。一条电话线,这头儿是她,那头儿是儿子。

  山东省第三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王小清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小女儿才一岁多,2月2日出征时,女儿还不会叫妈妈,可是在武汉跟女儿视频,小女儿竟然非常清晰地喊了一声“妈妈”,让王小清潸然泪下,她是军嫂,丈夫部队首长给她发来的慰问信,又一次让她眼睛湿润。我们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院区病房里,见到了王小清,她说:“穿上防护服进入病房的那一刻,真有上战场的感觉,有股力量支撑着你,不能后退。”

  “我妈妈人特别善良,

  她地下有知,会支持我的”

  3月14日晚,我们见到了80后医生季宏志,他来自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。2月13日到达黄冈,2月15日来到武穴市。

  他们接管的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妇幼病区,原为武穴市妇幼保健院在建院区,环境条件差,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也很缺乏。他连夜熟悉各方面情况、梳理流程,迅速与队友们进入医院,接管各项工作,收治病人。熟悉掌握所在医院的医疗系统,了解病人情况,配合战友为患者下医嘱、写病史……

  2月18日,他得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,一下子蒙了。冷静下来,强忍悲痛,把这个噩耗隐瞒了。对季宏志来说,每天工作的6小时是忘记悲伤的6小时。

  季宏志对我们说:“我一直在潍坊医学院浮烟山院区值班,值班10天没回家,直接来了黄冈。没想到母亲会走。”

  2月17日晚上,季宏志梦到了母亲,他有个不祥的预感。第二天,就打电话,打给父亲、爱人、小姑,电话都不通。最后打通了,父亲说:“一切都很好,别担心,别分心。”

  他的妻子张丽几乎每天都和他通电话,安慰他,而平时父亲都是不接电话的。母亲去世后,每次都接过来,安慰远方的儿子,希望他能尽快平复下来,别伤了身体,更别影响了工作。

  家人本想不告诉他,但按照疫情期间的规定,逝者当天就要安葬,季宏志是家中的独子,不跟他说,于心不忍。“当我把妈妈去世的消息告诉他时,他在电话里不停地哭。”张丽说。

  季宏志不愿意看手机,不愿看到思念父母的微信和报道。在武穴市吃饭都有汤,一喝汤就想起母亲。“我母亲很会做汤,有一次,我想学,她说,有什么可学的。现在再学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“没能见母亲最后一面是我一辈子的遗憾,但我不后悔来湖北的决定。如果不来前线,我也会后悔一辈子。既然从事了这个职业,就有一种使命感,疫情出现总是要有人站出来的,而作为医生责无旁贷。”季宏志说。

  “我妈妈人特别善良,她地下有知,会支持我的。”季宏志说,“我记得很清楚,我妈妈是2018年立秋那天,脑出血,一直是我父亲照料。我临来前,给母亲买了营养粉,买了十桶。”

  母爱伟大无私,季宏志的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同事、生于1989年的张惠说,她到黄冈时,只带了女儿的红头绳和女儿最喜爱的玩具。

  年轻人都有了自己的感悟,最大的感悟是,人活着得有个目标,不管大目标,还是小目标。没有目标,就懒散了。“懒散”二字,立身之贼也!“确实是这样,人如果没有精气神就如同枯木,百病丛生。”王虹说。

  郑祥锋目睹了党员在黄冈的形象,他向山东医疗队临时党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,并将自己一个月的工资3600元捐出来,希望像身边的党员一样,模范带头,成为一面旗帜。

  我们的采访本上记录下一串串80后、90后的名字:宋晓霞、王艳妮、李超、李猛、王利花、张荣强、王娟、刘晓东、苏冠民、赵小翠、李松、王丽、许霞、赵明东……他们每个人都有故事,每个人都有精彩,每个人都有牵挂,从最初的恐惧,到慢慢地淡定,从容。他们经受住了考验,他们长大了,他们成熟了,他们能扛事儿了,能担重担了,他们的年轮上刻下了庚子年的成长记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«   2020年1月   »
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