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O实战技术培训
一鸣叫兽SEO培训-国内知名企业SEO专家、专注SEO实战培训教学、全程一对一独立辅导。
文章23350 建站 浏览4937842

李根寿 :建 生

  建生是个瘫子,胎里带的。

  称不能走路的人为瘫子,实属不敬。但人们都这么叫,建生听见了装作没听见,也不显出恼怒来。

  建生琢磨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——修鞋。

  早年,建生让人给自己打造了一辆手摇的三轮车,底盘很低,上车下车,全凭他那一双特别粗壮有力的手。有人见过他过水垄沟,他下得车来,两手撑地,先让自己过去,然后用力一拉,一扳,车子也就过来了。如今换了电动车,也是特制的。他走路全靠手,到街上的公用厕所里去解手,人们都没见过他是如何解决的,但断定他只是解小手。

  建生一进街口,眼尖的人老远就喊:瘫子建生来了!瘫子建生来了!

  建生的两条腿软软的,出奇的短,两只脚也小。干活时,建生就把两条腿盘在前边,一坐就是半天。可以看出,他的腿脚是丝毫没有知觉的。

  本来建生是个白净面皮,可风吹日晒却让他的皮肤变得黑红。他永远是留着板寸,过去的黑头发现在的花白头发,总是显得整洁干练。建生很爱笑,一口整齐的白牙齿光灿灿的。建生爱干净,胡子刮得精光,衣服常洗常换,人们围着他看他干活,总能闻到淡淡的香皂气味。建生的胳膊比常人的粗出一号,手指更是比别人的粗壮,小萝卜似的。建生要工作了,先穿上带袖子的围裙,还要戴上套袖。围裙是深蓝的,套袖是玉白的。一架专用缝鞋机,右手摇转,左手把鞋,咯噔咯噔的机器声里,建生就跟围着他的人扯东拉西,说国家大事,也说乡里轶闻。

  修鞋是纯粹的手艺活,看建生修鞋,跟看一个艺术家搞创作一样吸引人。多数顾客把要修的鞋往建生的跟前一丢,就忙别的去了,估摸着修好了再来取。我是一定要看到我的鞋的修理全过程的。这不是在监督建生是否用好料是否偷懒耍滑,纯粹是在欣赏。建生并不因为你呆着不走或催着要先修就乱了顺序,而是把人们送来的鞋在自己的一侧排好了队,一双一双地来,又让修好的鞋在另一侧排好队伍。有的人有急事,需要给穿在脚上的鞋缝几针,建生就把一个小马扎递给他坐,又递过来一个棉垫子给他垫脚。人们送来的鞋五花八门,有贵重的皮鞋,有青年人爱穿的运动鞋,也有家做的布鞋。建生收费不按鞋的质量高低分出等次,而是根据他下料的质地、修理的难易程度定出价钱。拿起一双鞋,建生先用小铁铲或者小木片把鞋底上粘的脏东西刮掉,用铁丝弯成的小钩把挤进底纹里的小石块掏出来,再用毛刷把鞋帮鞋底扫擦干净,还要倒一倒鞋里面看是否放了什么东西,然后才动手修理。

  建生的一双粗手,出奇的灵巧。右手把机子摇得飞转,左手把着活动压脚在鞋上转动。一块跟鞋子质地、颜色最接近的的补丁一会儿工夫就缝补好了。没有跳线,看不到线头,针脚细密而周正。为了美观,建生往往在两只鞋对称的位置上缀上对称的补丁,大小、方圆极为合适。顾客把修好的鞋托在手上左瞧右看,或者脸上显出满意的神色,或者直接说出满意的话语,似乎在把玩称心的工艺品。

  建生修鞋的时候,极为专注而严谨。不论皮鞋布鞋,不论粘补缝钉,不论你是坐等还是不在现场,一道工序也不肯省缺,绝没有偷懒耍滑的时候。拿起一双鞋,建生并不是马上着手处理,而是上下左右里外翻看一遍,因此他也就研究出了一套理论:如果是一双鞋跟外侧磨损严重的鞋,他就说:这人外八脚;如果是一双鞋帮挺新鞋底磨穿的运动鞋,他就说:这小伙子是搞运动的;如果是一双刷得干干净净的鞋,他就说:这是个勤快人;如果是一双肮肮脏脏的鞋,他就不易察觉地皱皱眉。

  有一回,砖窑窑主把一双皮鞋往建生跟前一丢,皮鞋砸在水泥地上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响。窑主撂下一句话:“瘫子!这是一双‘红蜻蜓’!‘贵府苑’吃饭,让朋友拉扯开了胶,你得好好给我粘补,不能弄坏了皮子!弄得对了我的心,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;不对我的心,以后你就别来了!”说完坐着汽车走了。建生微微一笑,用手轻轻地捏起那双“红蜻蜓”,放在鞋的队伍的外侧。于是,“红蜻蜓”就像是双胞胎的军官在领导着这只杂牌军。修得只剩下“红蜻蜓”了,天已下半晌,建生就收了摊子,等着顾客们来取鞋。有人问:为啥还不给人家窑主修?建生瞅一眼“红蜻蜓”:修得人家不对心了,人家不是要砸我饭碗子?

  有时活儿少,建生就有了歇一会的功夫。如果有人凑过来找他聊,他就搭上话茬聊一阵,但总是听得多,说得少,从不怨天尤人、牢骚满腹。若是周围没有人,他就从车上的箱子里拿出一本书来读。有一次我正好看见他把一本书展在腿上读,就问他读的什么书。他把书一合,让我看书名——《白鹿原》!我确实吃了一惊!出于好奇,我探身看他的箱子——里面叠放着好几本书,有一本《细评〈红楼梦〉》。我有些困惑,怎么也不能把一双双别人脚上脱下来的鞋跟一本本书联系在一起。一个修鞋匠闲暇里读书,而且是高雅的书,说起来有几个人会相信?如果你联想起建生的爱清洁,做工时的严谨,说话时的检点,这就一点也不奇怪了。

  建生从不到集市上揽活儿,只是按自定的时间到附近的村子做工。人们有了要修的鞋,就自言自语:后天瘫子建生就来了。

  人们取走鞋的时候才付钱,从来没有人跟建生讨价还价。有一回,一个披着湿漉漉长头发的姑娘跨在电动车上要少给一块钱。建生一摆手:拿走吧,不收钱。围着的人们都拿责怪的眼光看那姑娘。那姑娘脸也没红,一甩头发,如数把钱扔到建生跟前:“你这人,真死相!”

  过去我说到建生的时候,也习惯冠以“瘫子”,自打那次见到他读书之后,就再也没有那样称呼过。

  猜你喜欢:

  李根寿:骂  街

  李根寿:童趣拾零

  余秋雨:那天下雨

  村上春树:下雨天的女人

TAG:

最后编辑于: 2019-09-13 09:09:01作者:SEO实战培训

一鸣叫兽-让你成为一个能熟练运用SEO核心技能的SEO技术人才!

  • 作者相关
  • 免费领取SEO教程,名额有限,先到先得!QQ:912037469
上一篇:鲍里斯一个举动,百万英国人怒了:这还是民主国家??都闹起来啊
下一篇:女生的这些暗示,真的一不小心就错过
评论(条)

验证码:
'); })(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