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O实战技术培训
一鸣叫兽SEO培训-国内知名企业SEO专家、专注SEO实战培训教学、全程一对一独立辅导。
文章27657 建站 浏览6148248

古代的时疫是什么意思(古时候用什么防时疫)

原文标题:(古代的时疫是什么意思(古时候用什么防时疫))

她原本想要转身离去的,但却从城门之后听到了王大哥的声音,“我们都没染上瘟疫,快放我们出去,我们需要自由!”

她走出几步后的脚步曳然而止,她曾经发了高烧被困在孤岛之上,那种临近死亡的痛苦,她再清楚不过了,她转身回了过来,对官兵说,“请你们放我进去吧,我会医术,我会治好她们的……”

“小兄弟,不是我们不放你进去,是上头有交代,不能放行啊!”官兵很无奈的回答道。

上头?

“那请你们带我去见你们上头的人吧,我真的有办法治瘟疫之症。”她经历过非典,经历过各种流感,她还治不了一个瘟疫?

官兵被慕容清研磨破了嘴皮子,只好带着她去了城外临时搭建的驿馆。

“大人,您就让我进去吧,我自幼学医,一定会将尽力治疗的,大人。”紫宸县的县令是个贪生怕死的老头子,他扭扭捏捏的下不了决心。

“小兄弟,不是我不肯放你进去,实在是进去后会有生命危险的,我不能不顾你的死活啊。”县官低着头坐在椅子上。

慕容清研叹了口气,官员如此,何以保护子民安危?

“大人,我自己的命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,万一我死在紫宸县了,那也与你无关,还请你看在紫宸县数千子民的份上,让我进城去吧。”慕容清研抬起头,朗朗道来!

这时,她的身后传来一个非常有磁性的青年男子声音,“让她进去吧,另外需要准备些什么都可以跟我说,我们给你置办。”

男子帅气十足,穿着一袭裘皮大衣,走至慕容清研的身前,抬眼朝她看去,只一眼,他便看到了她脸上那异常明显的血红色胎记,那位置,那颜色,与某废材的一模一样,不过眼前的小兄弟会医术,他绝对不会是他的。

慕容清研抬头便看到了那个能让她犯花痴的男子,不禁花痴病又犯了起来,目不转睛的朝着天心锦那张无瑕疵的脸看。全然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侧还站着另外两个人。

西门枫拍着慕容清研的肩膀问道,“小兄弟勇气可嘉,能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吗?万一有个意外,我们好找你家人。”

知识百科:古代人遇上瘟疫原来是这样处理的?

万一?她抬眼看到西门枫便记起了自己在锦王府门口见过他,他一直被她误会成无良邪王天心锦,在听到他说万一的时候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。

“这位大人,在我慕言的字典里是没有万一这两个字的。”她白了一眼西门枫,她对他讨厌至极!万万没想到,她的未婚夫居然还会这么好心的道紫宸县来看看,不过想想也肯定是皇上让他来的吧,不然不好好的在京都待着,吃了没事干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?

见慕容清研不满西门枫的样子,天心锦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自称慕言的男子很有意思。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,对西门枫如此说话,她是第一人,但他并不反感。

西门枫被调侃后并未露出丝毫的不悦,他也觉得眼前之人不一般,笑着点头道,“那我们拭目以待,我到要好好看看,你慕言是怎么讲万一化为神奇的!”

“好啊,那你们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哦。”慕容清研不客气的盯着西门枫看去,转身温柔了几分朝着天心锦道,“我需要大量的板蓝根、桂枝、芍药、灸甘草、生姜、麻黄,对了,还有牛奶与干净的水。”

天心锦仔细的听着,一一记了下来,然后又从容的问道,“就这些吗?还需要别的吗?”

“恩,我想想,对了,我还需要盐与醋,其它没人,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,再管你们要。那我现在可以进城去了吗?城里有我的朋友……”慕容清研说完之后天心锦便点了点头,然后让随从带着她进城去!

“盐与醋?锦,这家伙有点意思啊,人家郎中用人参、灵芝都没能挽回得瘟疫的百姓,他用这么普通的药材,还有盐与醋便能救人了?”西门枫觉得慕容清研越发的有意思了,他很期待她是如何拿盐与醋来救人的。

天心锦咧着嘴轻敲了西门枫的头,然后朝着慕容清研远去的背影道,“也许,真的是什么世外高人呢?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!”

紫宸县的城门缓缓地打开了,露出一条仅够慕容清研通过的缝隙,待她进去之后,大门边又狠狠的关上了。

城门内的百姓们原本以为看到了希望,但一下子,希望便破灭了!

王大哥还守在城门口,见进来的是慕容清研,忙上前去询问,“慕容小姐,你怎么进来了?你不知道我们这里染上瘟疫了吗?会死人的!”

他将事态说的严重些,意思是让慕容清研出去,现在出去还来得及,她是多么好的人啊!

慕容清研微笑着,这笑容犹如冬日里的暖阳,温暖着一颗颗失落与破碎的心。

“王大哥,我是自愿进来的,我要为紫宸县的百姓治疗瘟疫,我要让紫宸县的百姓脱离瘟疫。”慕容清研信心满满,自信满满,她给紫宸县的百姓带来了希望。

王大哥与紫宸县的百姓们面面相觑,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居然狂妄自大的要当救世主,他不会是脑袋烧坏了吧?

“可是,可是我们这里有那么多人,你一个人,能行吗?”王大哥出于好意的提醒着,然后转身对着大家说道,“大家听我说,她就是之前在京都替我们大家告御状之人,我相信她,所以我们大家一起帮他,帮他还紫宸县一个和平安康好吗?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紫宸县内顿时传出百姓们器宇轩昂的声音,气势雄伟,正气逼人,这声音响彻天空,它是百姓们唯一的希望了!

天心锦对着紫宸县城门的方向,嘴角完成了月亮!

西门枫站在天心锦的身边,一道看着远处,听着那声音,“这小兄弟果然有两把刷子,这么快就将紫宸县的百姓的心凝结在一起了?”这也太夸张了吧?

有了王大哥的帮助,慕容清研办起事来可谓是事半功倍!

才一小会儿的功夫,他表召集了上百名精壮的青年到县衙慕容清研的面前等待吩咐。

慕容清研仔细的打量了他们,然后大声对着眼前围着她的青年们说,“同志们,灾难虽然造成,但是我们都不能气馁,我们一定要团结在一起,消灭瘟疫君,翻滚吧,同志们,为了这扇城门能够早日的打开……”这是慕容清研发自肺腑之言,此刻的她,俨然像是一位首长在对自己的士兵们诉说着。

她还没说完,王大哥便举起自己的右手开始高喊着,“消灭瘟疫君,我们要自由……消灭瘟疫君,我们要自由……”

他喊起后,数百名精壮的青年也纷纷举起右手跟着高喊道,“消灭瘟疫君,我们要自由……消灭瘟疫君,我们要自由……”

远处的临时驿站中。

某帅哥又对紫宸县里传出的声响所震撼到了,“锦,你看看他们,瘟疫还未还是治疗,这气势倒是大得很啊!”

锦王帅哥撇了撇嘴,未语!

慕容清研做了个听的手势,顿时间,鸦雀无声。

她严肃的表情异于方才的关心,然后以命令的口吻命令道,“现在我来分配一下大家的任务,你们十人,以最快的速度将县内健康的百姓全部聚集到县衙来,另外的人跟我一起去寻找患病的人,将他们也聚集起来,一定要将他们隔离开,告诉那些患者的家属,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……”

这时,大姐带着女娃与几个妇人,抬着一个箩筐而来,“恩人,你要的东西我们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慕容清研从箩筐中拿起一个仔细的看了看,大姐他们的做工确实好,跟自己画予她的图纸一模一样,而这个东西便是口罩。

“谢谢几位大姐,帮我发给大家吧。”几位大姐立刻将口罩全部发了下去,见大家人手一份都拿在了手中,她知道他们一定很疑惑她为什么要发这么一个物件给他们,于是便举起手中的口罩大声道,“同志们,这个玩意儿名唤口罩,我们戴上它可以减少病毒的侵害,防止换上瘟疫,你们看,只要将这一块罩住自己的口鼻,然后将后面的绳子捆起来便可。”她一面示范着将口罩戴好,一面检查者人群中的青年,看看他们是否已经按照自己的要求佩戴上。

她既然需要他们,那么便要保他们安全!不能让大家为了自己而以身犯险!

看着大家都已经佩戴好了,她欲发号施令准备出发,大姐与几位夫人凑上前来,言语坚定的说,“你们都安心的听恩人去吧,我们几个妇道人家也帮不上什么忙,我们在县衙煮好吃的,等你们回来!”

“好,那辛苦大姐们了!”她轻声细语的谢过大姐们,转身带着大家离去,畚斗在瘟疫君的病毒之中!

深入到各小巷中,她看到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。

他们分开了寻找,而她与之前的阿二一组往里番弄展开搜寻。

他们所到的第一户人家,家门开着,门的两边挂着两个白灯笼。

那是家中有丧事才挂起的,对此,她感到万分的自责,如果自己能早些逃出来,那么自己是不是就能挽回更多的生命?

无论如何,她一定会拼命挽回的,她可是在训练中各科成绩最好的人呀,即便是医术,她也信手拈来,绝不含糊。所以她才敢夸下海口,说了没有万一那几个字。

“我们进去吧,瘟疫容易蔓延,别让逝者身上的病毒传染给他的家人了。”慕容清研压低了声音跟身后的几人说着,然后往里边走去。

屋子里一阵哭泣声,如歌如泣,叫人心痛。

堂里设了灵堂,一口薄棺,棺材旁,趴着两名妇人,一名中年男子还三个孩子。

见到几个年轻人捂着口鼻进来,还以为这会子还有强盗来抢劫,晃晃悠悠的站起来,“你们有没有良心啊,这紫宸县都是瘟疫了,你们还进来打家劫舍,你们还是人吗?良心被狗吃了吗?”他泣不成声,对着刚进来的一行人咆哮着。

慕容清研也随他说,她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,她明白他们此刻的心。

阿二悲戚的摘下口罩,低沉着声音道,“陈叔,是我们,这是进来整治瘟疫的慕言兄弟,她又办法让瘟疫不再扩散,也有办法治瘟疫,我们今天来,是来看看,家中是否还有患了瘟疫的人?”

陈叔点了点头,抹了眼泪朝慕容清研看去,“小兄弟,对不住啊,你们这打扮,我实在是没看出来。”

“没事,你们请节哀,尸首我们会统一安排人过来抬去义庄焚烧,避免病毒蔓延;还有病人,病人我们也会带走,你们必须与病人隔离,否则也会染病的,我们暂时将没有患病的安排在县衙一带,你们一会儿收拾些东西就可以过去,那里有人会接待你们的。”慕容清研说完,点燃了三根清香,给死者祭拜!

听到要将死者焚烧,趴在棺材边的妇人孩子哭的越发的响了。

其中一名妇人应该是死者的妻子,哭的死去活来的,看着棺材中的人大声喊着,“夫君,你安心的走吧,我会好好带大孩子的,大哥大嫂会照顾我们孤儿寡母的,夫君,你在那边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,等我来找你!”

她身旁的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拉着她的衣角,含泪对母亲说,“娘,我已经长大了,我会替爹好好照顾你的。”

母子二人抱头大哭,真情流露!、

另一边的一个小女孩突然晕了过去,妇人错愕,忙抱着她摇了摇,眼别的泪珠还在掉落,大声叫着,“明儿,明儿你这是怎么了?你这是怎么了?别吓娘呀?”

一家人乱成了一锅粥。

这是瘟疫带给他们的灾难。

慕容清研已经让身后的人去屋子里将患病的老者扶了出去,尸首也已经有人抬走,陈叔他们虽然不舍,却为了能够两瘟疫君摆脱而无话可说。

她走到小女孩的身边,让她的亲人们离小女孩远一些,尽量她小女孩身处在空气新鲜之处,然后蹲在小女孩身边,仔细的查看小女孩的病症。

小女孩的双手全都长满了小红点点,她猛地拉开小女孩的衣襟处,脖子上也有小红点,这症状分明就是长水痘了!

知识百科:古代人遇上瘟疫原来是这样处理的?

她之后询问了小女孩的母亲,证实了她的想法果然没错,小女孩前几日都有高烧的现象,且食欲不振,身上的红点子是今晨才开始有的,与水痘之症一样!

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抱着小女孩往患病区而去!

第26章 醋坛子打翻了

患病区被设置在离衙门最远的西门附近,那里的空气新鲜,绿化多。

慕容清研抱着小女孩过来的时候,这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患者,她将小女孩安置在一处角落后立刻去查看别的患者。

她仔细的检查了大部分的患者,发现他们都得了水痘,也就是俗称的天花。

可是这么多的病人,她该如何一一照料呢?虽眼下有白来名青年在听候自己的差遣,但长久以往,对他们也并非有意。

就在她怀揣不安的时候,守在城门口的百姓突然奔跑着过来了,他不敢靠近患者,只是远远的对慕容清研喊道,“慕公子,衙门派人送东西来了,说是您让准备的。”

“好,知道了,你让他们放在城门口吧,一会儿我让人过来取。”慕容清研顿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,正愁无从下手,这下子有希望了。他让守着城门的百姓先行回去盘点一下送来的物资药物,自己则继续查看着一一送来的患者。

患者越来越多,躺满了整个西门,因是在露天随便搭建的简易棚中,患者南面睡得不安稳,慕容清研又叫人征集了附近的人家,将患者转移到百姓家中安置,以免大冬天的再染上了风寒之症,那她可就真的束手无策了!

待将所有的患者全部安置妥当,她这才让王大哥给安排来些人手,去城门口将所有的物品全部搬运过来。

精壮的青年们很是卖力,在王大哥的带领下,迅速的前往城门口,将十大坛醋,两担盐,还有四车的药物全部搬了回来。

送回来后,大家都将物品摆放在简易棚中,等待慕容清研的进一步安排,他们都特别好奇,这瘟疫如何治疗还跟醋与盐挂上钩了?

慕容清研打开装着药物的麻布袋,这都是些普通的药品,所以采办起来也容易些。但守着城门的百姓说了,这是衙门的人在附近的城镇买的,已经是全部的药材了,如果不够,就需要去更远的地方,那么时间上必定就会衔接不上。

看着这些药物,她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如果病情能够得到控制的话,这些药材想必也是够了。

她又回头看了看那十大坛子的陈醋,打开一坛子来闻了闻,确实是陈醋,她起身又对着还站在一旁的青年们说道,“今天辛苦大家了,但是对付瘟疫,我们刻不容缓,为了我们的家人,我们必须将休息的时间缩短。我想大家都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弄这么多的醋过来吧?”她的指尖划过一个个醋坛子,面对着早已面面相觑的青年小鲜肉们,她那坚定的眼神仿佛已经得到了回应,转而继续说道,“我希望大家能够携手,将这些醋置于紫宸县的各个角落,并且一定要煮上,让这些醋烧过之后的蒸气散发到紫宸县的每一个角落。我知道你们都很好奇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告诉你们,这些都是可以控制瘟疫蔓延的好东西,你们且行动起来吧,辛苦大家了!”

慕容清研说完,还不忘弯腰给大家鞠躬道谢,若不是有他们的帮助,她一人有何用?

这一晃,天已经黑得将所有的人吞噬,安置在衙门的妇人们举着火把带了些吃的东西过来,如今与城外失去了来动,所以紫宸县能吃的东西已经很少了。

“慕公子,你休息一下,过来吃点东西吧,忙活了一整天,你们都还没吃点呢,你可不能倒下啊,我们紫宸县的百姓可都指望着你呢!”妇人将一个馒头提给慕容清研,另一个妇人也给她端了清粥过来。

慕容清研有些感动,这人世间的情感就是如此,为什么自己在情报局的时候就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呢?她所经历的都是一些残酷的经历,不带感情色彩!

“谢谢大娘,对了大娘,这些粥都是煮来给患者喝的吗?”慕容清研看到后面的夫人推了一辆手车过来,里面是两大桶米粥。

妇人点了点头,她们今天也是一天没闲下来,照顾衙门里没有患病的老弱妇孺,给他们安置住处,给他们准备一日三餐。

慕容清研放下手中的粥碗与馒头,走到简易棚中,取了一瓢盐出来,在两大桶粥里撒入一些盐,然后用盛粥的大木勺用力搅拌均匀,方对这群妇人道,“各位大娘大姐,辛苦你了,一会儿你们送粥进去的时候记得戴上口罩。”

她一说完,妇人们便开始忙活起来了,她们准备了很多碗,一一倒满了粥,然后端到各户安置着患者的家中。芍药也舀了一碗,然后端着去了明儿的房里,她还是小孩子,没有娘亲在身边一定会闹脾气的。

她端着碗到房中的时候,明儿已经醒了,醒来不见自己的家人,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泣,慕容清研将粥放在桌上,然后轻轻了扯开被窝,将明儿的小脑袋露了出来,小脑袋探出来以为是娘亲来了,但看到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姐姐便再度想要缩回到被窝中。

慕容清研浅笑着将粥碗端了过来,然后甜甜的天真无邪的说道,“明儿别怕,明儿最勇敢了对不对?明儿的娘亲也知道明儿是最最勇敢最最听话的小孩儿,所以才将你托付给姐姐代为照顾的呢!”

明儿听后,果真没那么害怕了,她扑闪着大大的眼睛,灵动的转动着问道,“姐姐,那爹爹跟娘亲去哪里了呀?他们为什么不要明儿了?是不是明儿还不够乖所以他们不要明儿了?”

小女孩一想到爹爹娘亲有可能不要自己了,便又哭泣了起来,原本就虚弱的身子便越发的支撑不住了。

慕容清研一手将明儿扶起,然后特别温柔无害的说道,“明儿的爹爹娘亲才不会不要明儿呢,明儿这么乖,爹爹娘亲只是家里面有事,所以才会将明儿托付给姐姐照顾几天的,只要明儿的病好了,姐姐就会送明儿回家了。”

明儿明白爹爹娘亲不是不要自己,便开心的露出了微笑,小孩子就是如此的天真无邪,“姐姐,我一定会快快好起来的。”

“好,姐姐就知道明儿最勇敢了,来,喝点粥,我们一起对抗瘟疫君。”

明儿喝完粥没一会儿便又说了过去,她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。

慕容清研深吸了一口气,她看着明儿,非常坚定的说,“姐姐向你保证,姐姐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。”

出得门去,便闻到一股浓浓的醋味,大家还真是给力,有大家的帮助真的太棒了!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将自己沉浸在这弥漫着醋意的空气中!

紫宸县外的驿站中,天心锦大半夜的便被一股子醋味给扰醒了,他饶有兴趣的起身,打开了那扇对着紫宸县方向的窗户,若有所思!

第27章 建立病历记录

晨曦的阳光总是那么明媚!

但是在紫宸县内,有着这么一群人,他们彻夜未眠,只为在紫宸县的每个角落点燃装着醋盆子的炉子,让醋的味道飘散在紫宸县的空气中。

慕容清研也是一夜未眠,她找了几口超级大锅子,给患者们熬了几大锅子的中药,其中一口锅中只放了板蓝根,这是给住在县衙中的健康百姓熬制的,可以预防瘟疫侵体!另外记过都是消炎去热的,现在很多患者都是初期发烧阶段,得给他们降火降温,另外一些进入后续病发状态的,她便亲自照料!

清晨,妇人们又送了两大桶的清粥,和一筐馒头。

“慕言公子,你快吃点东西,然后到屋里去休息休息吧,都一夜未睡了,再强壮的身体都吃不消啊,更别说慕言公子这般的小身材了。”一位大婶从慕容清研的手中抢过她熬制中药所用的大铁铲,将她拉到一旁坐下,然后自己拿着大铁铲料理着中药。

慕容清研笑着点了点头,说了声谢谢,她确实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了,如果再不进食,那么也许再过个一个半个时辰的,她便同这些瘟疫患者一样,晕死过去了!

她喝了两碗小米粥,又吃了一个馒头,她不能倒下让那个自私的锦王小看了去,她不发威也不能让人家锦王小看了去!

喝饱喝足,她感觉自己精神了不少,又回到几口大锅旁,将其中一口锅子的锅盖打开,对身旁的妇人说道,“大婶,一会儿你们派玩粥将木桶洗干净了,然后将这锅汤药盛回去,给县衙里头的百姓当茶喝,这些板蓝根水可以预防瘟疫的,如果喝完了,便再回来盛。”

大婶看着眼前这具瘦弱的身体,是什么让这样一位富家子弟抛下身段,抛开锦衣玉食,跑到他们这个瘟疫之地呢?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好人,他们的大恩人。大婶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行,那我们先去送粥了,一会儿再过来取板蓝根水。”大婶说着便同其他妇人一道推着粥车往每家每户中送粥。

紫宸县外的驿站中,县令站于堂内,天心锦与西门枫分别作于上座与客座之上。

“你说修建河提的师傅都是紫宸县的百姓?上报到京师不是说请了专业的修建工吗?”天心锦愤然,可以隐瞒实情,那可是欺君之罪,他一个小小县令,必定没有那本事去欺瞒圣上!

县令面露难隐之色,目视了满脸怒色的锦王殿下后整个人都抖了抖,然吞吞吐吐的说道,“锦王,下官也是没有办法呀,朝中拨下来的银子,到我手中只剩下不足万两,如果要请专业的师傅,那么哪怕掏空了整个紫宸县,那也是不够的呀!”县令是个贪生怕死之人,但虽怕死懦弱,倒也算是个好官,至少不会去压榨百姓的钱财!

天心锦眉宇紧紧皱起,若有所思。

客座上坐着的西门枫不淡定了,忙起身问县令,“县令大人,你也别紧张,我们都是奉命调查的,如果证实了你没有参与此事,那么朝廷之上,锦王一定会为你澄清。”县令听后,松了一口气,有少将军西门枫的这句话在,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!

县令鼓足了勇气,想了想,又道,“锦王,当初确实请了紫宸县的人,此人在我们紫宸县也算是小有名气,我记得他叫王越,等到瘟疫过后,锦王大可与少将军找此人问话。”

王越?当初进京都告状的状纸他见过,最后落款之人正是王越,他在状纸中也曾写到,这一切都是朝中有人私自克扣灾款,这个人会是太子吗?

他想了又想,突然起身,喊了西门枫道,“走,我们进紫宸县去找王越,若等到瘟疫过后,恐怕王越的性命在不在还是个未知数,我不能干等下去!”

什么?锦王这个时候要进紫宸县,那不是自寻死路嘛。

县令急了,若是皇子命丧在自己的地盘上,那他是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啊,更何况他没九条命,只有一颗项上人头,于是忙跑到天心锦的身前,挡住了天心锦与西门枫要去的路,慌慌张张的道,“锦王,少将军,你们可是万金之躯,千万不可入紫宸县去冒险啊,万一你们在下官这里出了事,下官可是万万担当不起的啊!”

“你这么说无非是要本王一个承诺,证明我入紫宸县与你无关而已,等着,本王这就给你立个字据!”天心锦说着已经有人拿着纸墨笔砚进来伺候,天心锦写完,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,西门枫也签了大名。

然后二人扬长而去,直往紫宸县而去。

随着离紫宸县越走越近,浓郁的醋味让他们觉得刺鼻难闻。

“锦,你说这慕言在搞什么鬼?弄的整个紫宸县都是一股子尿骚味,真是难闻的很!”西门枫抱怨着,不时用右手捂着鼻翼。

天心锦倒是淡定的很,他好似已经闻惯了这个味道,笑了笑道,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我曾经在一本《游历记录册》上看到过,书上说,醋能抑病,燃之止延。想来慕言确实是个世外高手,竟能想出此等法子抑制瘟疫蔓延,进了紫宸县,我们一定要找他去看看,看看他是如何治病的!”

对于慕言,天心锦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他总觉得他们很早之前便认识了!

西门枫是个武将,虽长得细皮嫩肉的,但打起仗来,绝不含糊。对于书面上的东西,他甚少知道,“好啊,我也想去会会他,听你这么一说,还真是满崇拜他的,当去拜访!”

那头的慕容清研突然大打了几个喷嚏,她醒了醒鼻子,给自己也盛了碗板蓝根水,若有所思的喃喃道,“喝碗板蓝根,不能让自己感冒了!”

突然,进屋送粥的大娘大叫着跑了出来,大喊道,“慕言公子,慕言公子,不好了,不好了,李大哥他突然口吐白沫晕了过去,你快进去看看吧!”

听到大娘的喊叫声,慕容清研立马放下手中的碗,朝屋里奔跑而去。

她突然明白到了自己的失误,那也是患病的人太多而忽略掉的失误,她没有给每个人建立病历记录,将患者过往的病史了解清楚!口吐白沫并不是的水痘所出现的症状,李大伯的这个症状一定是另有隐疾!

当两位帅的人家人爱,花见花开的美男子出现在紫宸县内时,慕容清研正在县衙内一一询问患者家属过往病史。

屏风将慕容清研、李大娘与其他人隔绝开,形成另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专属空间,因现在询问的病史很有可能是人家的隐私,所以她有必要为他们做好保密工作。

“李大娘,李大伯之前可有何隐疾?”慕容清研轻声小心的问着。

李大娘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瞥了眼慕容清研,支支吾吾的说道,“我们家老头子……我们家老头子他……他也没……没什么病啊……”


原文标题:(古代的时疫是什么意思(古时候用什么防时疫))

TAG:时疫是什么

最后编辑于: 2019-10-11 17:10:12作者:Admin_Long

一鸣叫兽-让你成为一个能熟练运用SEO核心技能的SEO技术人才!

  • 作者相关
  • 免费领取SEO教程,名额有限,先到先得!QQ:912037469
上一篇:曼妥思是什么糖(曼妥思多少钱一条)
下一篇:泰国什么罗之恋的电影(电影影评暹罗之恋)
评论(条)

验证码:
'); })();